若遇伽南子上禾(季伽南 宴殊)小说全文阅读

南南小书书2018-06-29 03:54:37

-------------------- 第1章 不可言说之事 --------------------?


? ? 床的四周笼罩着一层暖黄色的光,被人蹂躏过的床单上还散落着几件女人的衣衫。


? ? 季伽南仰躺在床上,模糊地看到有个女人正坐在他的腰上,乌黑的长发如瀑,上身只穿着一件绣着鸳鸯戏水的红色肚兜。


? ? 他看不清楚她的脸,但她的声音很好听,跟猫爪似的,在他心上一挠一挠的,挠的他心痒难耐。


? ? 体内的一团火像是再也抑制不住,双手紧扣住女人的手腕,大力一扯,女人绵软的身子便扑进了他的怀里。


? ? 她捧起他的脸,笨拙地在他的唇上亲着。


? ? “你、你喜欢我吗?”


? ? 季伽南喘着粗气,下一秒便直接翻身将她压在了自己的身下,堵住她呼吸的前一秒回了句粗俗的话。


? ? 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开始不绝于耳。


? ? 季伽南以为自己在做春梦,所以动作粗暴,只顾自己享受,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心。


? ? 女人的求饶声只会让他想变着法的继续折腾她。


? ? 他以为今天又跟往常一样,醒来后,床上只有他一个人。


? ? 只是当他睁开惺忪的睡眼,竟然发现他身边……多了一个人!


? ? 她还在睡着,一副累坏了的模样,身上的肚兜早已不知去向,白皙的肌肤上到处都是紫红色的痕迹。


? ? 季伽南的脑袋当机了半分钟,他的目光最后又回到了女人的脸上。


? ? 柔顺的长发遮盖住了她的半张脸,却掩盖不住她很美的事实。


? ? 她的睫毛长而密,像两把小扇子,鼻梁高的恰到好处,那张红润的小嘴……嫩的让人想要上去咬两口。


? ? 而她眉间的那颗朱砂痣——


? ? 季伽南猛地清醒过来,一双漆黑深邃的凤眸瞬间瞪大,表情浮上惊恐之色。


? ? “你是谁!”


? ? 熟睡中的女人似乎被这声音给惊醒了,睫毛忽闪了两下,眼睛睁开了。


? ? 视线与季伽南对上时,她忙惊慌地坐起身,扯过被子遮挡住自己的身体。


? ? 季伽南也终于看清楚了女人的容颜,一股寒意从背脊渗出,转身想要下床,离这个女人远一些。


? ? 结果,再回头的时候,床上的人——不见了!


? ? 季伽南此时不光背脊发凉,是浑身都在冒冷气了。


? ? 不是在做梦!


? ? 凌乱的床单被褥和这室内飘着的甜腻气味无不在提醒着他,昨晚的一切不是梦。


? ? 一上午,季伽南都有些精神恍惚的。


? ? 江骁拎着一袋子药,推开季伽南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。


? ? “我可是排了将近一天的队才拿到这药,你先吃着,看看有没有效果。”


? ? 办公桌后,季伽南合上文件,扫了一眼被放在桌上的药,而后又看向送药的人,过了好一会儿,才开口,声音低沉而磁性。


? ? “我的病,好像……好了。”


? ? 江骁一怔:“好了?真的假的!”


? ? 季伽南表情颇为凝重,有些话,似乎难以启齿。


? ? “我怀疑……我最近被一个女鬼给缠上了。”


? ? 江骁直接成了木头人,三秒之后,爆笑出声。


? ? “开玩笑的吧?你不是一直都是唯物主义者吗?”


? ? 季伽南没跟他开玩笑,一个月了,那个女人每晚都来。


? ? 最为奇怪的是,面对自己心仪了十多年的女人,他家小兄弟尚且不给面子,连头也不抬一下,在那个女人面前,竟然……


? ? 江骁见好友不像是在开玩笑,于是八卦道。


? ? “那女鬼长什么样啊,漂亮吗?”


? ? 季伽南回想了一下,其实在昨晚以前,他一直以为是自己在做春梦。


? ? 可是就在今天早上,他看清楚了,那女鬼跟老爸书房那幅画里的女人长着一模一样的脸!


? ? 那幅画里的女人被父亲供奉了三十年,她,已经死了,虽然老爸一再强调,她是个神仙。


? ? 江骁好奇着:“问你呢!”


? ? 季伽南点了点头,漂亮,当然漂亮,要不然也不会把老爸迷的神魂颠倒了,这几十年来,娶的媳妇,养的小三都跟那女鬼神似。


? ? 想到昨晚,那女鬼竟然跟妖精似的,勾引他做那种事儿,他一阵脸热的同时,背后也在灌凉风。


? ? 江骁看着好友,戏谑道:“我咋就没这种奇遇呢?要不,找个和尚来给你驱驱邪?”


? ? 季伽南犹豫了片刻:“我还不确信。”


? ? 说到底,季伽南始终是个无神论者,他宁可相信是有人在故弄玄虚。


? ? 江骁:“简单,屋里装一余额宝五元红包怎么领取,是人是鬼不就清楚了?”


? ? 季伽南虽然觉得这主意挺馊,但还是照做了。


? ? 江骁看着好友这张被女人一直拿来犯花痴的脸,重重地叹了口气。


? ? 季伽南,WL集团董事长季渊的小公子,是G城男人里边列数好看范围内的,又是好看男人之中性子最爷们的那个。


? ? 季家的孩子之中,就属他最得宠,却偏偏在19岁那年被人给算计了,宝贵的初次没了不说,还让他彻底不举了。


? ? 这九年来,他喝过的药加起来都能开个药店了,却依然不见起色。


?-------------------- 第2章 让她永远都醒不过来 --------------------?


? ? 当第二天两人坐在电脑前看监控的时候,心里其实是有些犯怵的。


? ? 晚上十二点左右,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监控里,她长发及腰,头微微垂着,身着一件红色的连衣裙,徒增了一些恐怖气氛。


? ? 她站在床边盯着熟睡中的季伽南看了好久,最后才慢慢地爬上-床,紧挨着他躺了下来。


? ? 季伽南瞪大了眼睛,整个背脊都僵直了。


? ? 他并不是个胆小的人,但这个时候还是忍不住有些后怕了,忙伸手到桌上摸过烟盒,从里面抖出一根,叼在嘴里,点上。


? ? 很快,他就看见监控里的自己一个翻身直接将身旁那‘女鬼’给压在了身下。


? ? 江骁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:“这……这什么玩意啊!”


? ? 季伽南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猛地吸了口烟,烟雾缭绕中,他看到他竟然把脑袋埋在了女人的胸口处。


? ? 画面里的情景越来越不可描述了。


? ? 当看到女人那双漂亮的长腿圈住他的腰身的时候,他直接把监控视频给关了,心,还在砰砰砰地跳个不停。


? ? 江骁:“别关啊!看看她后面有没有吸你阳气啊!你跟个鬼滚床单,我都不嫌膈应的慌,你害臊个什么劲儿啊!”


? ? 季伽南的脸确实泛红了,从椅子上起身,开始不耐烦地赶人了。


? ? “滚滚滚!赶紧滚!”


? ? 江骁:“过河拆桥是吧!”


? ? 季伽南将江骁赶走后,回到桌子前,将手中的烟抽完,然后又点了一根,犹豫了几秒,最后还是打开了电脑。


? ? 监控视频里正发生的事儿还在继续,越往后看,季伽南咽口水的次数便越频繁。


? ? 垂眸盯着某一处,他咬牙骂道。


? ? “你这都什么喜好!放着大把的美女你不心动,你对……对这玩意感兴趣!”


? ? 季伽南觉得这事儿得尽快解决,于是当天就找来了一位‘得道高僧’。


? ? 结果这和尚光拿钱不办事,非说他屋里没邪祟,还胡诌一通,说他身上阳气极重,就算是厉鬼恐怕都难以近身。


? ? 临走时,为了让他安心,还取出一张符贴在了他公寓的门框上。


? ? 不过还真是奇了怪了,接下来的一个月,那‘女鬼’都没再来骚扰过他。


? ? 江骁知道后,一脸的惊悚表情。


? ? “我去,这事儿也太邪乎了吧。那你的病……是真的好了?”


? ? 不提这事儿还好,季伽南剑眉轻蹙,一脸的郁色。


? ? 他晚上拿出初恋的照片,想自己解决来着,结果……小兄弟很是不给面子。


? ? 江骁一见好友表情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,于是出着馊主意。


? ? “要不,你把门上那道符给扯下来,看她还来找你吗?”


? ? 季伽南一听,怒目圆瞪:“滚犊子!”


? ? 话音刚落,办公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下,铃声随即响起。


? ? 季伽南接通后,脸色骤变。


? ? 长安街那边发生了一起重大的交通事故,乔凝就在其中一辆被撞得变形的轿车内。


? ? 乔凝,他的初恋,还是毛头小伙子的时候就一心想娶她过门,本来好事将近,结果十九岁那年被人给算计了,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最后还让别人给截了胡。


? ? “肇事者叫宴殊,二十八岁,未婚,却有一子,已经八岁了。”


? ? “奇怪的是,我查不到任何有关她的资料,就连照片也没有,这些信息还是从警方那里弄来的。”


? ? “还有,她被宴池集团的董事长给带走了,送进了他的私人医院里,好像伤的还挺重,到现在还没醒过来。”


? ? 几个小时后,江骁将调查来的情况跟季伽南汇报着。


? ? 季伽南可是个护犊子的人。


? ? 别看他平时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,但他却是个狠角色,没洗白之前,那可是成天过着在刀尖上舔血的日子。


? ? 近几年来,虽然集团已经让他们成功转成了商人,可原来的帮派并没有彻底解散。


? ? “姓宴?”


? ? 季伽南微微皱眉,老爸曾经在帮里下过令,凡遇到姓宴的,都要礼让三分,因为画上那女人恰好就姓宴。


? ? 他现在是听到这个姓就有些窝火,也不管老爸会不会责怪了,直接下了死命令。


? ? “既然还没醒过来,那就让她永远地睡下去吧。”


? ? 江骁有些为难,宴池集团的董事长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。


?-------------------- 第3章 你干嘛总是缠着我! --------------------?


? ? 另一家医院的高级病房里,一个小男孩正乖巧地站在病床边,看着床上躺着的女人。


? ? 她正沉睡着,长发如瀑布一般散在胸前,她的肌肤白皙剔透,五官极其精致,眉间还有一颗朱砂痣,红的有些晃眼。


? ? 病床边还坐着一个男人,四十多岁,西装革履的,有种成熟男人的魅力。


? ? “找到了?”


? ? 男孩儿望着病床上的女人,摇了摇头。


? ? “她每次这样,都会出现短暂的记忆空白,等她记起来,就会自己回来的。”


? ? 池革皱眉:“大概需要多久?”


? ? “少则数天,多则……数月。”


? ? 男孩儿神色略显担忧,抬眸看向池革,礼貌地说道。


? ? “谢谢池叔叔帮忙,妈妈这里,我守着就好了,您回去休息吧。”


? ? 池革很想留下来,也只有在宴殊昏迷不醒的时候,他才能肆无忌惮地注视着她,以爱人特有的深情目光。


? ? 但宴朗这小家伙似乎有些排斥他,他不喜欢自己跟宴殊走的太近。


? ? 池革离开后,宴朗接了盆热水,用湿毛巾帮宴殊擦着手和脸,最后安静地坐在她身边,乖乖地守着她。


? ? 这家私人医院戒备森严,再加上有宴朗设的结界,一般人根本就进不来。


? ? 江骁派的几个人最后都无功而返了,来跟季伽南汇报的时候,他正在病房内哄着他那小祖宗。


? ? 从病房里出来的时候,脸色有些不太好看,看来是那小祖宗闹腾的厉害。


? ? “派去的几个人都回来了,说是那家医院全是高科技,明明面前啥也没有,却愣是进不去,跟挡着一块透明玻璃似的。”


? ? 季伽南正憋着火呢,自然没什么好脸色:“一群废物!”


? ? 江骁:“要不……雇两个职业杀手?”


? ? 季伽南没好气道:“费得着吗!”


? ? 江骁立刻会意:“那晚上我跟你一起。”


? ? “你在这儿看着,我回家一趟。”


? ? 季伽南想回家洗个澡,一进门就开始脱衣服,将褪下的衬衫随手往沙发上一丢,正要解皮带,突然感觉身后有人,于是猛地回头。


? ? 然后,他就看到了那个‘女鬼’!


? ?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,站在卧室门口,朝他微微笑着。


? ? 季伽南一个趔趄,直接跌坐在了沙发上。


? ? ‘女鬼’娇羞地垂眸,不去看季伽南光*的胸膛。


? ? “你——”


? ? 季伽南下意识地扯过衬衫,重新穿上身,他没有逃,而是壮着胆质问道,声音有着掩饰不住的怒火。


? ? “你干嘛总是缠着我呀!”


? ? ‘女鬼’像是被吓到了,表情有些惊慌。


? ? 季伽南继续咆哮道:“季家跟你有仇吗?谁对不起你你找谁去,你来缠着我算怎么一回事儿!”


? ? ‘女鬼’耷拉着脑袋,小手互攥在一起,像是一个被老师训斥的学生,怯怯地不敢回嘴。


? ? 季伽南重重地呼出两口气,在原地转了半圈,然后抬起的手又放下。


? ? “人鬼殊途……人鬼殊途你懂吗!别在我跟前晃悠了,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我洗澡出来后,希望你能消失!”


? ? 季伽南疾步走进浴室,将浴室的门用力地甩上,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看起来不至于太过惊慌。


?-------------------- 第4章 在你脸上划上一刀 --------------------?


? ? 本来十分钟的战斗澡,季伽南愣是在浴室磨蹭了一个小时才出来。


? ? 他腰间裹着一条白色浴巾,在客厅扫了一圈,没人,又到卧室和客房转了一圈,也没人,看来是真的离开了。


? ? 季伽南终于长松了口气,当视线落在门框上贴着的符纸时,沉着一张脸,将它撕了下来。


? ? 什么挡邪祟?骗人的玩意!


? ? 晚上,季伽南并没有去找那肇事者算账,因为乔凝又闹腾了,一直闹到了半夜,他也没那心思再去找那肇事者的茬。


? ? 到了次日上午,宴朗拎着些营养品来了医院,代替妈妈来向伤者道歉。


? ? 季伽南正好也在,见到这小男孩儿时微微一怔。


? ? 宴朗八岁,身高大概一米三左右,挺瘦的,穿着一件白色的印着英文字母图案的T恤和一条黑色的休闲裤。


? ? 五官倒是长的挺精致的,比个女娃娃还要漂亮,若非他的穿着和声音,乍一看,还真像一个女孩子。


? ? 季伽南越看越觉得这小男孩有些眼熟,可是他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他。


? ? 乔凝刚刚平复的情绪在见到宴朗后又开始激动了:“滚出去!”


? ? 季伽南立刻给江骁使了个眼色,让他把宴朗给带出去。


? ? 等他出来的时候,就看见江骁在训斥手下,于是挑眉道:“人呢?”


? ? 江骁讪讪地摸了摸鼻子:“跑了。”


? ? 季伽南脸色一沉:“连个孩子都看不住!你们还能干什么!”


? ? 江骁挥挥手,赶紧让手下闪人,然后回头看向好友,试图转移话题。


? ? “你有没有发现,那小子有点儿……”


? ? 季伽南接话:“你也觉得他眼熟?”


? ? 江骁笑了:“你该不会没发现,他长得跟你小时候很像吧,跟个女孩似的,我那时候还非想娶你当我媳妇来着,被我爸胖揍了一顿。”


? ? 季伽南狠狠地蹙起眉头。


? ? 江骁:“你回去问问你爸,看他是不是在外面留种了。”


? ? 季伽南仔细回想着,那男孩也确实跟他小时候长得挺像,又姓宴,该不会真是老爸遗留在外的私生子吧?


? ? 宴殊的灵魂在外飘荡了将近半个月,最终还是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。


? ? “醒了?”


? ? 池革从公司出来后便直接来了医院,正好看见宴殊站在窗前,那背影略显单薄,却全身散发着一种与世隔绝的仙气。


? ? 也正是这么一个犹如天仙下凡的人,让他魂萦梦牵了半生,眼底再也容不下其他女人。


? ? 宴殊转过身来,表情一如往常般清冷。


? ? “这阵子,多亏你照顾。”


? ? 池革笑了笑:“咱们俩什么交情了,就别跟我客气了。”


? ? 警察例行公事来了趟,宴殊便跟着去了趟警局,还被拘留了两日。


? ? 罚款什么的,池革都已经帮忙处理了,就是驾驶证被吊销了,暂时是开不了车了。


? ? 这边一有动静,季伽南那边就已经知道消息了。


? ? “在警局待了两天,现在已经出来了。她身边没跟什么保镖,教训她应该很容易。”


? ? 江骁左右看了看,然后突然凑近季伽南,压低声音道。


? ? “不过,我听说,那肇事者长得跟一仙女似的。”


? ? “长发飘飘,气质脱俗,给她一片云彩都能升天的那种,就是可惜了,照相机坏了,拍的照片也都泡汤了。”


? ? 季伽南皱眉,脑海里下意识地就浮现出了那女鬼的模样,随即摇头晃掉了。


? ? 这次事故,宴殊负全责,所以从警局出来后就特意拿了些补品去见了乔凝。


? ? 只可惜乔凝的性子不是太温和,再加上这次车祸让她一条腿受了伤,看到肇事者自然会情绪不稳,尤其肇事者还是个比她长得还要漂亮的女人。


? ? “道歉?我不接受!”


? ? “想得到我的原谅,可以啊,我也不要你的腿,你只要在自己脸上划一刀,这笔账我们就算两清。”


? ? 宴殊神情淡漠,正要回应,突然心慌起来。


? ? “不好意思,我去趟洗手间。”


? ? 宴殊脚步匆匆,刚进了洗手间,季伽南便推开病房的门,走了进来。


? ? “怎么了这是?谁又惹你不高兴了?”


?-------------------- 第5章 她太吓人了 --------------------?


? ? 乔凝将小脸一扭,使着性子,不想理人。


? ? 伺候乔凝的蒋姐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,叫了季伽南一声‘三少’,然后继续道。


? ? “肇事那姑娘来了。”


? ? 季伽南略微有些惊讶:“人呢?”


? ? 蒋姐瞧了眼洗手间的方向:“刚进了洗手间。”


? ? 乔凝回眸狠狠地剜了一眼蒋姐,似乎是在怪她多嘴。


? ? 季伽南忙安抚着乔凝的情绪:“你放心,这笔账,我会帮你讨回来的。”


? ? 乔凝冷哼一声:“怎么讨?弄折她一条腿吗?”


? ? 季伽南解开西装扣,坐在了沙发上,反问了句:“你想怎么讨?”


? ? 乔凝的语气颇有些不饶人的意思:“我不喜欢她那张脸!”


? ? 季伽南的目光落在了乔凝额头上那道一公分长的伤疤,现在还结着痂,于是轻叹口气,无比宠溺地允诺着。


? ? “那就毁了。”


? ? 这次乔凝受伤很严重,他是真有种想将那肇事者剁碎了丢进海里喂鱼的冲动。


? ? “啊!疼……疼死了!”


? ? 乔凝突然捂着肚子,疼的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。


? ? 季伽南脸色骤变,忙慌张地起身,双手略显无措地搭在乔凝的胳膊上,急声道。


? ? “怎么回事儿?哪疼?”


? ? “肚子……肚子疼……的厉害。”


? ? 蒋姐慌里慌张地往病房外跑:“我去叫医生!”


? ? 结果刚出屋就崴了脚,最后只能季伽南亲自去找医生去了。


? ? 季伽南一走,宴殊便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,她也没跟乔凝多废话,直接拿起桌上放着的水果刀。


? ? 乔凝吓得声音都颤抖了: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!”


? ? 宴殊面无表情地将水果刀的刀刃抵在自己的右脸颊上,眉头都没皱一下,便毫不犹豫地、狠狠地划了下去。


? ? 伤口大概有五六公分长,鲜血瞬间喷涌而出,顺着刀刃、脸颊滴落在了洁白的裙子上,染成了数朵娇艳的花。


? ? 乔凝嘴巴已经张成了O型,她想要尖叫出声,却发现嗓子根本就发不出声来。


? ? 一瘸一拐的蒋姐也吓傻了,‘你’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。


? ? 倒是宴殊反而很冷静,她将水果刀重新放回到了桌子上,然后冷眼看向已经吓坏了的乔凝,声音不带一丝温度。


? ? “现在,两清了吧。”


? ? 话音刚落,她便转身朝门外而去,没喊疼,也没有多余的表情,只是离开的脚步稍微有些快。


? ? 她刚走到门口,病房的门已经被人从外面推开。


? ? 季伽南冲进来的时候正好跟一脸是血的宴殊撞个正着,随即脚步一顿,脸上的担忧之色已不复存在,茫然地看着眼前的女人,忘了反应。


? ? 紧随其后的医生见状也吓了一跳。


? ? 宴殊立刻垂首,三千青丝遮挡住了她受伤的脸,绕过季伽南,她迅速地朝外跑去。


? ? 季伽南回了神,下意识地就要追出去,结果乔凝的一声呼唤让他硬生生地止住了脚步。


? ? “伽南!伽南!”


? ? 季伽南犹豫了两秒,还是转身回了病房,刚坐到床边,就被乔凝抓住了手。


? ? 她面色惨白,指向门口的手都忍不住颤抖着,声音也有些磕巴。


? ? “她……她太吓人了!”


? ? 蒋姐立刻解释着:“是她自己拿水果刀往自己脸上划的,跟小姐没关系。”


? ? 季伽南这才看到了桌上放着的那把带血的水果刀,随即剑眉微蹙。


? ? 乔凝拽着季伽南的手,指甲都快要陷进他肉里了,她说话有些语无伦次的。


? ? “我、我就是、就是想吓唬一下她,我没想到她、她竟然真的……你没看见,她脸上都没表情的!”


? ? “你说、你说她……她会不会回来找我算账啊?”


? ? 季伽南轻拍着乔凝的胳膊,安抚着她近乎失控的情绪。其实他此刻的脑子乱糟糟的,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听到自己的声音。


? ? “刚那女人……就是肇事者?”


? ? 蒋姐:“嗯,就是她。不过,那张脸算是毁了,挺漂亮的一小姑娘。”


? ? 季伽南回想起宴殊那血迹斑斑的裙子和那满脸是血的惊慌,便再也听不进去任何话了。


? ? 他松开乔凝,倏地起身:“我出去一趟。”


?-------------------- 第6章 他想要弄折我的腿 --------------------?


? ? 宴殊回到家的时候,脸上的伤口已经自行愈合,只是白色裙子上的血迹还是被儿子给看见了。


? ? “怎么回事儿?你怎么又受伤了?”


? ? 宴朗皱着小眉头,一脸担忧的表情。


? ? “是谁?你现在灵力和法术都已经恢复了,怎么可能会轻易受伤!是不是那个姓季的男人?我去帮你教训他!”


? ? 宴殊闻言忙拽住了儿子的小胳膊,然后扯回自己的怀里。


? ? “我这不是什么事儿也没有吗?再说,这次车祸责任全在我,我付出些代价也是应该的。”


? ? 宴朗却冲着宴殊大喊:“我讨厌那个男人!”


? ? 宴殊从未见过儿子发这么大的脾气,忙弯腰捧着他的小脸,想哄他。


? ? “不生气不生气。”


? ? 宴朗拨开宴殊的手,然后坐在沙发上生着闷气。


? ? “我不喜欢他,他是个坏人!”


? ? 宴殊瞬间有些无措:“他……他不坏的……”


? ? “他就是坏人!”


? ? 宴朗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,朝宴殊喊道,还故意往季伽南的身上安罪名。


? ? “他想要绑架我,他还叫他的手下弄折我的腿,我若不是跑得快,现在已经成残废了!”


? ? 宴殊震惊地看着儿子,她想帮季伽南开脱,可是她竟然找不到理由了。


? ? 桌上的手机响起,来电显示,是一串陌生的号码。


? ? 宴殊摁了接通键:“喂,你好。”


? ? 那头沉默了两秒,然后响起了季伽南的声音。


? ? “宴女士吗?我是季伽南。”


? ? 宴殊一怔,顿时心虚地看了儿子一眼,想要挂电话。


? ? 季伽南接着说道:“什么时候有时间?出来见个面吧,有些事儿,我需要向宴女士求证一下。”


? ? 宴殊有些为难:“我……”


? ? 宴朗察觉出了不对劲,忙踮起脚尖,抢了宴殊的手机,放在了自己的耳边。


? ? 季伽南:“觉得很为难吗?”


? ? 宴朗是记得季伽南的声音的,他看了眼宴殊,直接说道。


? ? “我妈妈受伤了,不方便讲电话。”


? ? 季伽南微微有些发怔,然后就听见对方继续说道。


? ? “乔女士受伤严重,我和妈妈都很抱歉,不过,妈妈现在已经付出代价了,这笔账,可以两清了吧。”


? ? 季伽南哑口无言。


? ? 宴朗则直接挂了电话,还将那号码直接拉入了黑名单这才罢休。


? ? 被挂了电话的季伽南,将手机随手一扔,然后摸过烟盒,开始抽烟。


? ?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,转头朝身边的江骁问道。


? ? “你说鬼怕光吗?”


? ? “那不是废话吗!”江骁随后又补充了句,“当然,电视里的鬼是怕光的。”


? ? 季伽南:“那你说鬼会流血吗?”


? ? 江骁不知道好友为何会突然把话题转到这么阴森可怖的事情上来,但他还是回答了。


? ? “你问我我怎么会知道?你得去问那些阴阳先生。怎么?那女鬼又缠上你了?”


? ? 季伽南沉默良久,突然朝江骁下了命令。


? ? “我要那肇事者的详细资料,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给我弄来!”


? ? 江骁离开后,季伽南便回了公寓,洗了个澡,然后穿着睡袍半靠在床头,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桌摆,里面是乔凝的照片,笑得阳光灿烂的。


? ?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乔凝在他心中的位置太神圣了,不能亵渎,所以他家小兄弟一直都没反应。


? ? 抬手捏了捏眉心,季伽南闭上眼睛,重重地叹了口气,最后竟然鬼使神差地打开电脑,翻出了之前那段被他拷贝下来的监控录像。


? ? 至于他为何会拷贝下来,而不是直接删掉,他给自己的解释是——他想留着他曾是‘男人’的证据。


? ? 最让季伽南接受不了的是,他家小兄弟似乎认主了,看见那女鬼就能大展雄风。


? ? 他一定是得病了,看来,他得尽快找个心理医生看看了。


?-------------------- 第7章 她是一个小富婆 --------------------?


? ? 季伽南回了趟季宅,老爸的第N任情人朱燕,见到他时忙笑脸相迎。


? ? “小南回来了啊?”


? ? 季伽南没理她,径自上了楼。


? ? 朱燕的声音从身后传来:“你爸在书房。”


? ? 季伽南也没敲门,直接推门而入,目光下意识地扫了眼左边墙上挂着的那副‘仙女图’,还有香案上摆放着的贡品。


? ? 季渊正在书房里练字,头也没抬就知道是谁,因为没人敢这么不敲门就闯进来。


? ? “越来越没规矩了!”


? ? 季伽南走到桌前,弯腰,双手撑在桌上,直接开门见山。


? ? “那画上的女人到底是谁!”


? ? 季渊不疾不徐地将最后一笔写完,然后吐出两个字:“不是跟你说过了吗?恩人!”


? ? 季伽南追问道:“她是不是你之前的小情人?她有没有给你生过一个孩子?”


? ? 画上那女人如果还活着,怎么说也跟老爸一个年龄段了,断然不会是个学生模样,唯一的可能便是,宴殊是那‘女鬼’的女儿。


? ? 那么,宴殊岂不是就有可能是自己的……妹妹?


? ? 季渊闻言脸色骤变,像是心目中的女神被亵渎了一般。


? ? “胡说什么呢!”


? ? 季伽南神色凝重地看向老爸:“我见到她了,跟那画中的女人长得一模一样。”


? ? 季渊怔愣了三秒钟,急切地问道:“在哪里?”


? ? 季伽南:“她也姓宴,是这次车祸的肇事者,跟宴池集团的池革有些关系,其余的信息,还在调查。”


? ? 季渊眸中闪过惊喜之色,似乎怕小儿子把事情给搞砸了,直接自己着手调查了。


? ? 季伽南一阵窝火,看来,他猜测的没错,那女人多半就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了。


? ? 派出所那边有宴殊家里的地址,季伽南派人整天在门口盯着,偶尔也会自己前去。


? ? 那是G城最早期盖的一片别墅区,依山傍水的,地理位置极优,如今大概有两千多万的市值。


? ? 江骁点了根烟,不由唏嘘道。


? ? “你说这女人究竟什么背景啊?住这么豪华的别墅,而且还是宴池集团的股东,简直就是一小富婆啊。”


? ? “她年纪轻轻的,要么是继承家里的财产,要么就是给哪个有钱人当小情人了。”


? ? “对了,她跟她妈姓,好像也没有爸爸,有关她妈的信息更是少之又少。”


? ? 季伽南心里一团迷雾,等着这个女人为他一一解答。


? ? 而这一面,一直到了两个月后才见上。


? ? 宴殊是从外面回来的,十一月的天其实已经转凉了,她却还是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,脑袋上扣着一顶遮阳帽,帽子的边缘坠着两层白纱,遮挡住了她的脸。


? ? 即便这样,季伽南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,快速地跳下车,直接拦住了她的去路。


? ? “宴女士。”


? ? “季、季先生。”


? ? 宴殊下意识地后退一步,因为面纱挡着,所以看不清楚她的表情。


? ? 季伽南皱眉,有种想要将那面纱一把揪下来的冲动。


? ? “想要见宴女士一面还真是不容易。”


? ? 宴殊握着包包的手微微紧了紧:“我这两个月不在国内。”


? ? 季伽南也不拐弯抹角,直接侧身:“耽误宴女士半个小时的时间,请吧。”


? ? 宴殊犹豫了几秒,最后还是乖乖地上了季伽南的车。


? ? 车上,季伽南瞥了眼宴殊紧攥手提包的动作,眉梢一挑。


? ? “很紧张?你在害怕什么?”


? ? 宴殊的手心都出汗了,她抿了抿唇,说道。


? ? “乔小姐的事儿,我很抱歉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
? ? 季伽南嗯了声:“你若是故意的,现在应该已经躺棺材里了。


?-------------------- 第8章 同父异母的妹妹 --------------------?


? ? 宴殊垂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随即又将视线转向车窗外。


? ? 季伽南盯着女人的面纱看了好一会儿,心中若有所思。


? ? “伤口恢复的如何?”


? ? 宴殊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,季伽南在问她脸上的伤,沉默了几秒,才低声回道。


? ? “做了手术,恢复的还算不错。”


? ? 季伽南一边开车一边问道:“你相信,这个世界上有鬼吗?”


? ? 宴殊身子一僵,沉默了良久才回道:“相信。”


? ? 因为隔着两层面纱,季伽南并不能看清楚宴殊的表情,心里很是烦躁。


? ? “能把帽子摘了吗?”


? ? 只是话说出口后才觉得不妥。


? ? 宴殊闻言有些犹豫:“我脸上的伤,还没完全恢复,有些、有些难看。”


? ? 话虽这么说,但她还是听话地将头顶的帽子给摘了。


? ? 不过,伤口在右脸颊,季伽南又在驾驶位上坐着,以他的角度,只能看到宴殊完好的那半边侧颜。


? ? 那眉间的朱砂痣让他微微出神,差点儿跟前面的车追尾。


? ? “那什么……”


? ? 季伽南清咳了声,继续问道。


? ? “你眉间那朱砂痣……是遗传吗?”


? ? 宴殊没听懂:“什么?”


? ? 季伽南索性直接问道:“你母亲眉间是不是也有颗朱砂痣?”


? ? 宴殊愣了下,最后点头:“嗯。”


? ? 季伽南侧眸看了宴殊一眼,随即又道:“你跟你母亲很像?”


? ? 宴殊眸光流转,复又点头:“嗯。”


? ? 季伽南追问:“有照片吗?我能否看一眼?”


? ? 宴殊:“在家里,你、你要跟我回家去看吗?”


? ? 季伽南皱眉,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好说话,性子似乎也挺温顺,就是人有些冷,看起来不太好接近。


? ? “这倒不用,待会儿我把联系方式给你,你回家后把照片传给我就行。”


? ? 宴殊答应地很爽快:“好。”


? ? 季伽南带着宴殊去了附近的一家茶馆,然后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。


? ? 阳光穿过玻璃洒了进来,照在了宴殊的身上。


? ? 季伽南坐在宴殊的对面,抬眸望着她的脸,又出神了。


? ? 宴殊忙抬手拨弄了两下头发,将那‘受伤’的半边脸遮盖住。


? ? 她被看的有些心慌,眼神闪烁着,端起桌上的茶杯送到嘴边,喝了口,结果烫了舌头。


? ? 季伽南猛地清醒过来,察觉到自己失态了,忙清了清嗓子。


? ? “为什么会相信这世上有鬼?”


? ? 宴殊被问得一头雾水:“我以为,不用我解释,你应该也已经相信了。”


? ? 季伽南倏地倾身向前,激动道:“你母亲死后亡魂未走这件事,你知道?”


? ? “我母亲?”宴殊喃喃道,反应了好一会儿才点头,随即又摇头,“她、她……你见过她?”


? ? 季伽南也不打算瞒她:“前阵子,她缠了我一个月。”


? ? 宴殊晶亮的黑眸倏地瞪大,嘴唇动了动,似乎想说什么,最后却只是‘哦’了声。


? ? 季伽南好奇道:“你怎么一点儿也不惊讶?”


? ? 宴殊眼神闪烁着,不敢与季伽南对视:“她、她可能是喜欢你。”


? ? 季伽南一口茶差点儿没喷出来:“咳咳……你可真会开玩笑。”


? ? 宴殊垂眸喃喃了句:“我没开玩笑。”


? ? 不过,季伽南并未听到,他观察着宴殊的表情,又问。


? ? “冒昧的问一句,你母亲有没有跟你提起过……有关你爸的事情?”


? ? 宴殊木然地摇摇头。


? ? 季伽南组织了一下言语,欲言又止了好一会儿。


? ? “我找你最主要的目的其实是……我怀疑、你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。”


? ? “啊?妹妹?”


? ? 宴殊突然有些跟不上季伽南的思路了,脸上的表情也是精彩缤纷的。


?-------------------- 第9章 给人当现成的爹啊 --------------------?


? ? 最终,季伽南从宴殊这里要了几根头发,准备拿去做DNA鉴定。


? ? 宴殊前脚刚走,就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来到了季伽南的身旁,弯腰说道。


? ? “是人。”


? ? 季伽南皱眉:“确定?”


? ? 身旁这个男人名叫赵启行,穿着一身蓝色的中山装,是季伽南请来的阴阳先生,在G城名气不小。


? ? 赵启行:“确定无疑,而且……”


? ? 季伽南抬眸看向对方,等待着他的下文。


? ? 赵启行:“而且,我见过她。按理说,她不应该这么年轻,这都过去了二十多年了。”


? ? 季伽南纠正道:“你见过的应该是她的母亲。”


? ? 赵启行依然是一脸的匪夷所思:“难怪了。”


? ? 季伽南直接问道:“你认识她母亲?”


? ? 赵启行如实回道:“只见过一面,二十年前,G城还没有现在这般繁华,郊区的一户姓刘的人家,家中的小儿子被恶鬼缠身危在旦夕,我师傅亲自出山都没能摆平。


? ? 我记得特别清楚,那女人姓宴,偏巧长得又跟一仙女似的,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便是,她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那恶鬼给杀了。


? ? 之后,我师傅也曾到处打听过她,不过,这女人行踪飘忽不定的,很少有人能找到她。”


? ? 季伽南蹙眉:“这么说,她跟你们是同行?”


? ? 赵启行:“应该是,不过我们是为了赚钱,她却不是。”


? ? 宴殊回到家后,拿着季伽南留给她的微信号,然后摆弄着自己的手机,也跟着注册了一个。


? ? 随即又从一紫檀木的盒子里拿出了两张照片,照片似乎已经年代久远,还是黑白底,照片上的女人只露了半张侧脸,像是被偷拍的。


? ? 她拿手机拍了张照片,然后传给季伽南。


? ? 季伽南收到照片的时候,人已经在G城的DNA鉴定中心了。


? ? 看着照片上的女人,季伽南有些晃神,难怪他要认错人了,这母女两个长得的确太像了。


? ? 亲子鉴定,季伽南付的是加急的钱,第二天结果就出来了。


? ? 看到鉴定结果,季伽南总算松了口气。


? ? 季家的孩子那么多,他也不在乎多出一个妹妹来,但他却打心底里不愿意承认这个妹妹。


? ? 一想到自己跟她妈的那些事儿,他就觉得……特别别扭。


? ? 晚上,季伽南早早就回了自己的小公寓,洗了个澡出来就接到了江骁的电话。


? ? “结果出来了吗?”


? ? “嗯,没有血缘关系。”


? ? 季伽南心想,看来是老爸一直在单相思,人家那朵花早被别人给摘了,还生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。


? ? 江骁:“不是吧,我还在想,若真是你妹,肥水也别流外人田了,我正好缺一媳妇。”


? ? 季伽南剑眉挑了挑:“给人当现成的爹啊?”


? ? 江骁:“我这人思想特开放,没那么多讲究。照你这么说,人又漂亮,性格又好,摆明了我的菜啊。”


? ? 季伽南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突然勾了下唇角。


? ? “你若不怕她妈半夜去找你,你尽管追。”


? ? 江骁:“什么她妈?什么跟什么呀……喂……”


? ? 季伽南已经挂了电话,盯着手机屏幕发了会儿呆,然后鬼使神差地点开了那女鬼的照片。


? ? 那些耳鬓厮磨,那些没有缝隙的交缠全都回到了脑海里,时隔几个月后依然还那么清晰。


? ? 他甚至还清楚地记得,她哭着跟他求饶的样子。


? ? 季伽南脸一热,直接靠了声,将手机扔在了一边,看着起反应的某处,他又惊喜又羞愤。


? ? 惊的是他的病不是没得治,愤的是,这家伙竟然真的认主了!


? ? 每个月的十五,是季家大家庭聚会的日子,除非是有特别重要的事儿,否则必须得回去报到,这是季伽南的爷爷还活着的时候就定下的规矩。


? ?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竟然会在家宴上看到……宴殊!



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,一般4-7元/本

微信nan170207?(伸手党和秒删党 勿扰 勿扰 勿扰)

声明:本文源于互联网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!

扫描下方↓↓二维码,快速添加客服微信!


Copyright ? 苏州余额宝五元红包怎么领取价格联盟@2017